业绩变脸后存贷双高被质疑 中公教育“学员贷款上课”模式收关注函

财联社讯,业绩坠落之际,核心业务经营模式遭到拷问,屋漏偏逢连阴雨可能是眼下中公教育的写照。12月14日,中公教育收到关注函,深交所要求公司说明公司在资金充足情况下持续大幅新增债务的原因,以及学员贷款支付学费是否存在恶意放贷、恶意催收问题等。

这已经是公司三季报披露后,收到的第二份关注函。今年前三季度,公司营业收入63.01亿元,同比下滑15.29%;净利润为亏损8.91亿元,同比大幅下滑167.45%。其中,三季度单季营收14.45亿元,净利润亏损则近7.94亿元。

中公教育有“公考第一股”之称,却在职教政策暖风中业绩大幅下滑。在前次对深交所的回复中,公司表示随着对职业教育的监管态度逐步明确,以及公职类岗位招录数量长期看稳定增长,招录节奏将逐步正常后,公司处于“业绩阶段性亏损”。

而业绩变脸背后,公司存贷双高的财务也值得关注。2018年至今年三季度,中公教育的货币资金、定期存款及理财产品等金额合计约为47.01亿元、64.02亿元、89.19亿元和34.20亿元。然而,同期短期借款分别为16.07亿元、28.67亿元、39.76亿元和48.44亿元。

对此,公司称需要充足资金应对可能的退费。不过,公司2018年末、2019年末、2020年末货币资金、定期存款及理财产品等金额扣除合同负债后为27.81亿元、37.68亿元和39.94亿元,仍大于短期借款金额。

对此,深交所要求公司详细说明在货币资金充裕的情况下持续大幅新增债务的原因、用途和合理性。

值得注意的是,随着监管的深入,中公教育预收培训费、贷款支付学费的业务模式也要经历一番推敲。

据了解,中公教育培训服务分为普通班和协议班,普通班通常在培训服务结束的当月确认收入,而协议班由于存在笔试或面试不通过退费的条款,通常在满足不退费条件的当月确认收入。而在前次回复,中公教育仅披露当期协议班的参培人数,并未完全体现出收入确认同协议班人数的实际关系,深交所要求公司补充披露2021年各个季度协议班收入的明细情况。

此外,中公教育的“学员贷款支付学费”模式也被质疑。定期报告显示,2018年至2020年手续费分别为0.36亿元、0.99亿元和2.92亿元,而手续费包括交易手续费及学员通过贷款支付学费时公司承担的利息成本。

在关注函中,深交所要求公司进一步说明各年度财务费用中手续费的具体明细、学员贷款支付学费的具体模式、过程、利率、参与人数、相关金额及其占比等情况。值得注意的是,深交所要求公司核查“在贷款模式中是否存在恶意放贷恶意催收等违规经营行为”。

据业内人士介绍,教育机构协议班通常以保证学员通过考试为前提,在收费上会显著高于普通班。学员以“分期”形式贷款支付学费后,如果发生考试未通过而退费情况,通常也需要教培机构同意才可以办理退贷,这造成学员与教培机构、第三方贷款平台之间的矛盾比较突出。